肥乡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张某甲、苗某、张某乙、苏某、冯某拐卖儿童案案例

2014-09-12 09:56:02 来源: 本站

       【关键词】  帮助他人、接送、中转

【参阅要点】

出于“帮助他人”的目的介绍买卖儿童抚养,无论其是否是否明知是被拐卖的儿童、是否牟利,其主要目的在于“买”,均应将其判定为与收买方有共同收买儿童的故意。虽并未从中获得任何经济利益,但其在明知他人意图买小孩时,仍积极主动联系卖家,为其介绍和提供机会,负责联系买卖双方,起到了“接送”、“中转”等作用,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0条第2款的规定,属于“以出卖为目的,接送、中转儿童的行为”,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   

  【当事人】

被告人张某甲

被告人苗某。

辩护人尹利波,河北浩博律师事务所魏县分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乙。

被告人苏某。

被告人冯某。

【基本案情】

一、2011年6月18日下午,被告人张某甲和湛江老黄(另案处理)联系好后,遂安排其妻子被告人苗某、其三儿子被告人张某乙去接老黄送来的女婴。此前,张某甲已经通过被告人冯某找到了该婴买主肥乡县某村李某(另案处理,是冯某外甥女),并且约好买主到成安县北漳村附近交易该婴。接着,苗某、张某乙一块驾乘一辆小汽车从肥乡县某村到邯郸市一高速口附近,苗某从湛江老黄一方手中接了1名约三个月大小的女婴。随后,张某乙驾驶该车拉着怀抱该婴的苗某行至成安县北漳村附近停下等候买主。一会儿后,冯某赶来并说买主让去成安县医院交易。接着,冯某坐上张某乙车和苗某、张某乙一块来到成安县医院。李某从苗某手中接过该婴并经检查健康无问题后,就付给苗某买婴儿款25500元。张某甲从中获取部分钱财。

二、2011年7月7日,被告人张某甲和湛江老黄(另案处理)联系好后,遂安排其妻子被告人苗某、其三儿子被告人张某乙去接老黄送来的女婴。此前,张某甲已经通过被告人苏某找到了该婴买主邯郸县某村韩某(另案处理,是苏某连襟)。并且约好买主到邯郸县河沙镇附近交易该婴。接着,苗某、张某乙一块驾乘一辆小汽车从肥乡县某村到邯郸市一高速口附近,苗某从湛江老黄一方手中接了1名约七天大小的女婴。随后,张某乙驾驶该车拉着怀抱该婴的苗某行至邯郸县河沙镇附近,苗某抱着该婴下车,并和在此接应的张某甲一起来到河沙镇武校附近,通过苏某把该婴交给买主韩某。经检查女婴健康无问题。次日,韩某和苏某一块来到张某甲家,韩某付给张某甲买婴儿款28500元。张某甲从中获取部分钱财。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苏某、冯某犯拐卖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向法院提起公诉并依据相关法律,鉴于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苏某、冯某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苗某、张某乙均系从犯;被告人冯某有自首情节。建议法庭以拐卖儿童罪对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从轻处罚;建议法庭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对被告人苏某、冯某从轻处罚。

庭审中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苏某、冯某均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犯罪性质不持异议,均请求从轻处罚。被告人苗某的辩护人意见,被告人苗某系从犯,认罪态度较好,请求对其适用缓刑。

【审理结果】

肥乡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4日作出(2012)肥刑初字第17号刑事判决书判决,1、被告人张某甲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二万元;2、被告人苗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二万元;3、被告人张某乙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4、被告人苏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5、被告人冯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均对判决结果无异议,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张某甲以出卖为目的,接送、贩卖两名婴儿;被告人苗某、张某乙以出卖为目的,受张某甲指使接送和参与贩卖婴儿;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的行为均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具有出卖儿童的共同故意,共同配合实施了接送、贩卖被拐婴儿的行为,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张某乙受人指使实施了接送被拐婴儿等行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次要,系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苏某、冯某在拐卖儿童犯罪过程中实施联系介绍行为,其行为分别与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的共同犯罪。被告人苏某、冯某行为均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苏某、冯某在买卖婴儿过程当中所起作用次要,且其本人没有获利,系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苗某直接实施接送、贩卖女婴和接受赃款行为,不予认定其为从犯。辩护人意见部分采纳。被告人张某甲、苗某、张某乙、苏某、冯某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冯某有自首情节。据此,法院遂作出以上判决。

【解说】

本案中被告人苏某、冯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

拐卖儿童罪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儿童的行为。客观构成要件为,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儿童,只要实施上述其中一种行为的,就构成本罪。行为对象仅限于儿童,即不满14周岁的男女,主观构成要件除故意外,还要求以出卖为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0条第2款规定的“接送”、“中转”行为,是拐卖儿童罪的实行犯(正犯),而非帮助犯。“接送”是指为拐卖儿童的罪犯接收、运送儿童;“中转”是指为拐卖儿童的罪犯提供中途场所或机会。拐卖儿童罪是“以出卖为目的”的目的犯,“以营利为目的”的说法不准确。而在拐卖儿童的共同犯罪中,没有出卖目的的人认识到他人具有出卖目的,并参与拐卖儿童的行为的,也成立本罪的共犯。

本案中被告人苏某、冯某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冯某在张某甲等人与李某买卖儿童之间,起到了介绍,对张某甲等人与李某买卖儿童的犯罪行为起到了帮助作用,应按共同犯罪处理,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冯某的责任。被告人苏某在张某甲等人与韩某买卖儿童之间,起到了介绍,对张某甲等人与韩某买卖儿童的犯罪行为起到了帮助作用,应按共同犯罪处理,以拐卖儿童罪追究苏某的责任。

从本案来看,虽然苏某、冯某受亲只是出于“帮助他人”的目的介绍买卖儿童抚养,无论其是否是否明知是被拐卖的儿童、是否牟利,其主要目的在于“买”,均应将其判定为与收买方有共同收买儿童的故意。虽并未从中获得任何经济利益,但其在明知李某、韩某意图买小孩时,仍积极主动联系卖家,为其介绍和提供机会,负责联系买卖双方,起到了“接送”、“中转”等作用,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0条第2款的规定,属于“以出卖为目的,接送、中转儿童的行为”,因此,苏某、冯某在犯罪过程中,与张某甲等人构成了共同犯罪,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苏某、冯某在买卖婴儿过程当中所起作用次要,且其本人没有获利,系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